快捷搜索:

WTO规则是贸易谈判的关键

  2018年5月3日、4日,中国和美国在北京举行高级别贸易磋商,最终磋商取得一些积极成果,但仍存在许多重大分歧。

  磋商之后将是长期的贸易谈判

  美方代表提出的清单包括一系列要求:中国到2020年必须减少2000亿美元贸易顺差,停止“中国制造2025”计划下为先进制造业提供的补贴,接受美国对“中国制造2025”计划所列出的行业实施可能的进口限制,加强知识产权保护,接受美国对中国敏感技术投资的限制而不得报复,把关税降到与美国相同的水平。还有报道说,美方要求中国在2018年7月1日前撤回向WTO提起的301调查和25%关税诉讼。显然,中美双方有着巨大的分歧。

  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在过去几周升级,引起了人们的极大担忧。根据对中国技术转让行为进行的301调查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来自中国的500亿美元进口产品征收25%的关税。这一决定在13个小时后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击。中方宣布对来自美国的价值500亿美元进口产品征收25%的关税。中国随即还将美方的301调查和关税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。特朗普总统之后又要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从中国进口的1000亿美元商品征收额外关税。而这只会导致中国商务部更坚定地决心“奉陪到底”。

  贸易紧张局势还扩大到技术和投资领域。4月16日,美国司法部宣布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提供芯片。4月19日,联邦通信委员会建议禁止采购中国通信产品。与此同时,美国财政部正忙于寻找新的法律依据,以阻止中国在美国的高科技并购。

  301条款调查及关税违反WTO规则

  美国企业一直对中国在技术转让、知识产权保护和公平竞争方面的做法颇有微词,这些也是多年来两国政府双边对话和合作努力的主要内容,它们本可以在双边或WTO框架内得到妥善处理。

 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301调查报告引用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提供的案例,该委员会成员包括在华经营的美国主要跨国企业。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2017年中国商业环境报告显示,它81%的受访会员表示在中国没有强制技术转让问题,19%的受访会员表示有。在这19%的会员当中,67%表示转让要求来自中方企业,33%表示要求来自中央政府,还有25%提到地方政府。这份调查没有提出具体证据,来证明谁强迫哪些美国公司在哪个项目上转让了哪些技术。所以301调查报告也没有提出任何有力而具体的证据。就算我们考虑进这一点,它也只占美国公司总数的不到1/5,这其中提到中国中央政府的(同样没有确凿证据)还不到1/3。因此,这个问题是有局限性的,并不代表整体双边贸易。

  这些问题本来很容易在WTO解决。WTO的“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”就涵盖技术转让、集成电路版图设计、专利、工业设计和版权等问题。该协定的基础是对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所有国际条约的认可,以及WTO的三个原则:国民待遇、最惠国待遇和均衡保护。因此,几乎所有美国企业都能找到适用的国际规则和标准。

  然而美国贸易代表并没有从这方面入手,相反,罗伯特·莱特希泽违反WTO规则发起了301调查。WTO“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”第23条规定,成员应“不对违反义务已发生作出确定”,而且“应使任何此种确定与上诉机构专家组报告的调查结果相一致”。也就是说,只有WTO争端解决机制有权确定中国是否违反WTO有关规则。美国作为WTO主要成员曾在这份谅解上签字。1998年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曾对欧盟发起301调查,欧盟随后诉诸WTO,美国输掉了官司。当时美国贸易代表曾经承诺不再单方面动用301条款。

  20年后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把承诺抛在脑后,再次违背了WTO规则。根据WTO的规定,单方面征收关税是被禁止的,因为确定关税水平的是多边谈判,而不是政府单方决定。在最近这次高级别磋商中,美方代表再次无视WTO的管理权,仍然坚持301调查和25%的单边关税。

  多边贸易机制受到威胁

  更有甚者,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强迫其他国家让美国“占便宜”。在美韩重新谈判自由贸易协定时,它祭出了钢铝关税。为得到关税豁免,韩国只得同意增加美国出口到韩国的汽车配额。如果中国在关税和301调查压力下犯同样的错误,与美国进行谈判,单方面的违规就会变得合法化,WTO规则就会成为一纸空文。这样一来,所有国家都会随心所欲地征收关税,或者采取其他限制措施,全球贸易将陷入一片混乱,给世界经济带来巨大风险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